【维勇】酒气氤氲

迟到的白色情人节贺文!醉醺醺的他们真是太可爱了!

维克托第一视角注意。

短完,真的很短。

人物OOC

 【维勇】酒气氤氲

Banquet上有一个喝醉了的男孩走向了我:这显而易见。他的嘴唇不停地动着,似乎在嘟囔着什么。我得承认我的日语足够好,好到能够听懂他夹杂着奇怪语调的抱怨。

“好吧。”我听见他说,“管他什么GPF冠军呢。”

他应该是一名参赛选手,模样我相当的熟悉,似乎是第一次进决赛但是没发挥好的那个孩子。我认为他很棒相当的与众不同,他真的只是紧张了一些。

他很快离我只有三米远,然后几乎是像马卡钦一样扑过来的一样。他用他有些汗津津的手握住了我同样有些出冷汗的手:“你愿意和我跳一场吗?”可爱而又温和的邀请,他嘴里香槟残留下的甘甜使我挑了挑眉。

“可以啊。”我还尽可能地保持我原本的矜持模样。但是他立刻拽着我的手在灯光下和人们的目光下开始舞蹈。

我任他拽着我的手,开始我还有些放不开。但是很快我和他一起跳了起来。无论放什么音乐他总是能稳稳地踩好节拍。交际,芭蕾,踢踏,探戈,拉丁……我们不停地换舞种,或许有些舞种应该被称作维克托舞或阳光男孩舞。我记不起那个男孩的名字,这么什么好惭愧的,我的记性向来如此。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也像喝醉了一样,开心的快要疯掉。

他的黑色头发在机械的橙黄色灯光下泛着活力的金色光芒。

他总是会扭头看我,他的眼睛和他的头发一样,里面盛着几乎溢出来的欣喜,比葡萄酒更令人陶醉。我知道这个比喻很单调,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去描述那种独一无二的感觉。

他也一直对着我笑,嘴角会扯出一抹傻里傻气的弧度,我同样也会在他好看的眸子里看见我张着大大的嘴对着他也笑得傻里傻气,我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也可以笑成这样。

我们一曲又一曲,没完没了,直到音乐已经停止,大家都停下来看着我们俩,尤拉奇卡早在一旁发出不满的声音,我们才停下了这似乎会是无休止的舞蹈。尤拉奇卡吵得有些过了头,这使我很后悔没有带马卡钦来——他们会成为很好的玩伴,而不是缠着我。

他看着我——他似乎从邀请我到舞蹈结束一直看着我,他的动作停了一会,但很快他拿起一杯香槟往嘴里灌。这使他的胆子大了不少:他扯着我的领带使我半弯腰。

他开始叨叨:“我想告诉你一个棒极了的人。他是我见过最好的人,我从小就开始崇拜他,如果别人是信仰神,我一定是信仰他!我一定得和你分享一下。”他打了一个酒嗝,酒气扑在我的脸颊上,一部分跑到了我的鼻子底下:“顺便说一句,你的舞跳的真好。”

身边的人已经开始骚动了起来,这使我不安。我得带着我的天使离开这个地方。我抱起了他。

他的教练(当然名字也记不太清楚了)脸上的担忧几乎是我惭愧的想要将男孩放回他的手里。但那只是一瞬间而已。我假装认真听着男孩讲话,无视掉周身所有的骚动。我将他带到了我的房间里去——我的房间有一个露天阳台,但我往往在那里赏月。

“他叫维克托,你知道吗,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男孩不停地重复着我的名字,“他可真完美。”他又叹了一口气。

“不不不,”他又摇头,“他也有糟糕的一面,我身为一名参赛算手他竟然不认识我,还把我当成他的粉丝——好吧这或许没错,但是在那种时候以为我需要合照。天啊!”他有些语无伦次,但仍然扶住我的脸大喊,虽然声音软软糯糯的:“我当时在和他的比赛中惨败了,这可真丢脸,而他的行为更是在羞辱我!哦天啊,但是我还是那么喜欢他!”

我感到惭愧,即使我确实知道他是参赛选手,只是没来得及去记下他的名字,我也确实在为自己的不妥当行为忏悔。怪不得他当时的表情那样悲伤,我真是罪过。

“好吧,他一定感到错了,他一定已经在忏悔了。”我咬咬嘴唇——这种在我青年时期不安才会出现的动作,“好吧,你想他怎么赔偿你?”

“首先,他得先记住我的名字,忘记什么都好,反正一定要记住我的名字。”他又打了一个酒嗝,并紧接着皱了皱眉头,大概是有些酒上头了。

“这很简单,告诉我你的名字好吗?”我为他揉了揉太阳穴,好让他好受一些。

“连你也不记得!?”他把脸皱在一起,声音大了一些,但是丝毫听不出生气的味道,“我的名字叫胜生勇利,胜生勇利,胜生勇利。好了,你记住了吗?”

我耸耸肩,我一定得对这个名字更敏感一些。

“勇利。”我把他额头上沾着汗水的刘海撩了起来。,“这么叫好吗?”

“可以。”他阖了阖眼皮子,似乎有些累了。

“第二呢?”

“哦!”他立马就精神了,“他得真诚的亲吻我,然后用他好看的蓝色眸子注视着我,只注视着我,哪怕只有一分钟也好。”

“像这样吗?”我亲了亲他的嘴唇,软软的,但这香槟的甜腻味道。我以前嫌弃香槟不够烈,但现在我却要被它迷到要晕倒了。

勇利也咂咂嘴,突然绽开笑容向我扑过来,学着我亲吻他的嘴唇一样亲吻我的,“白兰地的味道可真棒。”

他有些吓到我了。

想想看,你的天使突然向你扑过来,这难道不会使你的心脏激动得乱蹦跶吗?

“第三呢?白兰地下次带你喝。”

“不要,香槟上头就足够让我不太好受了。”他皱着眉头,但很快舒展,“还有第三吗?”

“一般不是三个愿望吗?我想他一定会同意的,如果他和你所说的一样是个那么好的人。”我笑,突然怀念起香槟的味道,可是现在只有橙黄色的灯光和微风,连月亮都只是隐隐约约。这可真遗憾,我最近才学会的日式告白没法用了。

“好吧。”他眯起眼睛,没有在意我的小心思,只是伸手环住了我的脖子,“Be mycoach, victor!”

我的鼻尖底下全是他的味道。

END

 

你猜他们谁醉了?谁都没醉www私设一大堆,真是抱歉orz

最后,情人节快乐!

评论(12)
热度(222)

© 知兹远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