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在我看来如同沁人心脾的麻药。只记得那天有着温暖而柔和的午后阳光。我在那里看见了一个灰黑色而优美的剪影,像乌鸦又像是大雁,他朝着那光,身形舒展,那双眼睛仿佛也同我一般注视这那温和的光。我微微张口,一瞬间万分想留同住那光一样留住那剪影。然后光就猛的黯淡了,变得普通而刺眼。我眯了眯眼睛,四下张望,那道剪影果然也同那阳光消失了去。散落在周身的每一寸尘埃里。明明在消散的前一秒,他的模样我还朦胧地记着。太阳将我的头皮晒得发烫,突然幸福的打了一个喷嚏,欣喜地想着什么时候也像那个午后悠闲的看着光,恍惚之中看见那个朝圣般虔诚的灰黑色剪影。我阖上眼,却发现那阳光在我的眼底留下了一个模糊的红黑色的挥之不去如影随形的太阳。

评论
热度(2)

© 知兹远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