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武华】天地浩大

*突然梦到的,很短就这样看看吧。
*华无竹×武连枝

“乖乖,听话把这信送到连枝手里去。”华无竹对着那只信鸦,这么说的。这要说起来这信鸦还是武当的,那日不小心飞来了华山,便一直收养着。这鸟倒是听话,一直替他送的书信,也不见他哪日突然跑回武当去。

连枝是他认识的一个小姑娘。连枝是云梦弟子,温婉可爱。同华无竹有交好的意向。只是一直未有点明,他们两个一直有书信来往,而这书信便是那信鸦送的。

这两日正是踏青的日子华无竹本来是想邀连枝一同出游踏青的,这是近日连枝的门派中有事情,所以一直未能赴约,而今日华无竹准备寄封信给她,让她到三生树下与他相见,也好戳破那层一直没有被戳破的窗户纸。

“小师弟你看这信鸦,可不是我们武当的吗?怎么飞到了云梦的方向?可是门内又是哪位师兄与云梦的女子交好。”一师兄同武连枝出来购买门内所需,远远的便见这只信鸦飞了过去。“师兄,那前两日丢了一只信鸦,不知是否是这只。”武连枝说话淡淡的,只是看着那只飞向云梦的信鸦心念一动将其击落。一看那信鸦额前一点略微黯淡了的朱砂便知那是武当的信鸦。那师兄看了笑“小师弟,你太心急了,这要万一真是我们门派中的呢?”“不是,这只信鸦,他是从华山到云梦去的。”

武连枝低着头摆弄着手里那只晕过去的信鸦,说:“这只信鸦,他是我弄丢的。”他师兄知道自己这小师弟执拗的很,便也不再出言劝导。但看到他伸手去解信鸦脚上的绳子准备看里面的信时,他终于是撑不住了,说:“师弟这信最好还是不要看吧。”

只是他说的快武连枝动作更快,竟然是已经把信展开看了一遍了。

他见着给那小师弟嘴唇一抿,把信展到他的面前说:“这信还真是给我的。”映入那师兄眼帘的赫然是“致连枝”三个字。

字还挺好看的。

“这是……”他看着上面的那一字一句,有一点晕,这是将他那小师弟约到三生树那儿去,“只是这信怎么是飞往云梦的呢?”

那小师弟嘴唇不再抿着了,微微勾起来,道:“大抵不是给我这个连枝的吧。云梦难免有与我同名者。师兄,你差人去云梦看看有没有人叫连枝的,给她带个信,让她按时到三生树下来,我呢,去同那华山少侠道个歉。”

顿了顿又说,“只是这信鸦我得带回门内去。”

只是还未入夜,他那师兄便托话给他,说“云梦那连枝最近闭关了,怎么也无法出来。”

华无竹没有收到连枝的回信。也没有见他那只信鸦飞回来。但想着万一连枝去了呢,终于还是去了。

他挑的时间也算是好的。那时刚入夜,华灯初上,整个街头十分的繁华热闹的,还能见到小孩儿在外头玩耍打闹。三生树哪儿呢安静,只得远远的瞧见街上的灯光听见人们的欢闹。

突然起了一阵风,三生树上刚生的叶花纷纷落下,竟同下雨了一样,而里边走出一个月光似的人。一身道袍月牙色映着点微弱的亮光,鸦羽色的发丝束着,却被风吹得零散,绕在了他的眉眼旁边,眉眼低垂,嘴角含笑,眉间一点朱砂印在了华无竹心尖尖上。

待风过去,他抬眼看向华无竹轻笑,就着没停下的落花道:“你就是华无竹么?”

华无竹看着他愣了半晌,回过神点头。武连枝从袖中捧了只小巧的松鸦出来:“那信鸦是我的,见了便带了回去,也见了那信,已经替你穿了信,只是那云梦的连枝闭关不得来见,我便替他来见你,顺便那这只松鸦道个歉。”

那松鸦也乖巧,在武连枝手上跳了两下,飞到了华无竹的肩上,道:“道歉。”可爱得紧。

武连枝看着云破月来花弄影,不知想到了什么,道:“只地方还真是风花雪月抚琴饮茶的好去处。”

而后他挥手,道了声别,风鼓起他的道袍,留给了华无竹一个远远的背影。“道长的名字是?”

“贫道,连枝,武连枝。”华无竹似乎听到了他唇角的笑意。

华无竹便见着他随风而来又乘风而去。他撇头看他肩上的那只小鸟道:“连枝,他倒喜欢这种风花雪月的地方。”

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天地浩大只问何日再相逢。

fin.

评论
热度(11)

© 知兹远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