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武华】鹤归孤山

【华武华】鹤归孤山

*我知道我已经是个过气写手了
*我的列表都在秀恩爱,而我还是单身狗(来个人陪陪我吧[不会有人愿意的])
*我笔下的人也是

华山到了十八岁就有了一个破习惯——喜欢没事儿去跳崖,还是去武当的金顶跳,虽然每次都摔个残废,而且还总是摔在一个偏僻的犄角旮旯里,又不好意思拖着一条废腿爬出去,也就只能一个人默默运功疗伤,但是华山只要解决完武当催债问题就会跑去武当金顶极限蹦极。

在他第N次摔残在金顶之下,他的师姐碰巧看见了他:“又来蹦极呐?”

“那个,师姐,帮我一把。”华山艰难地从地上盘坐起身。“你这轻功倒也是练到家了再来蹦啊。”他那师姐撇撇嘴也盘腿坐下来,“实在不行也求个救啊。”

华山连忙摇头:“不必了,削面子。”

他师姐表情微变,但很快扯出一个如花似玉的笑容:“削也就削这一回,师姐我已经替你求了救了。”

华山运气差点没把气给行叉了,险些一口凌霄血。

但他转念一想,那道士一心只有修炼和催债怕是不会来救一个华山弟子的吧,这求救,求了也是白求。

结果他就看一个穿着鹤袍的道士从那金顶上飞下来,倒真像一只仙鹤,然后稳稳地落在他的身旁。

那道士可不就是华山朝思暮想的那个么?

完了,面子削大了。

“可是这位小友?”他开口,声音恬淡,却是把华山的心撩拨地更厉害了。

他师姐似乎也愣了一下,过了会才道:“正是,谢道友相助。”

“不谢。”那武当撩开下摆盘腿坐下为华山疗起了伤,“只是这位小友,我眼熟得紧。”

华山心下一紧,这武当最喜欢干的事儿就是在这金顶修炼,他知道后便天天去跳这金顶,只是总不得技巧,道士不曾见到,残废倒是次次都能摔成。

怕不是被他看到了?

“他似乎总是阻碍我的师兄们上贵门讨债。”他的声音依旧不咸不淡,只是那双琉璃似的眼睛看了几眼华山,“身手不错,打伤我好几位师兄。”

华山仔细一想还真是,不过他参加那阻挠大会还是因为当时他第一次接任务,也就是十八岁那一年,他在讨债队里头看见了他所心心念念的道士。总是想着会不会好运气地碰上武当,结果就来了两次。

“倒是不曾看见道士你来我们华山讨债。”华山看着武当微阖的眼帘,颇有些鬼迷心窍。

他师姐那时连运功都断了,传音给他:“再来这么一个这么厉害的武当我们的牌匾可就要被他们当柴火烧了。”

“呵,我那师弟的玩笑话不必当真,说起来还是他失了礼数。”那传音和假的一样,还是让武当听了去。武当听见,不禁抿起那浅红的双唇,连带起眉眼都勾起,显出些烟火味的好看来。

华山干脆看呆了去,连伤势好的差不多了都不知道。

“你又没去,你怎么知道是他?”他师姐倒是先行一步问了起来。

“我其实……”武当缓缓站起身,礼貌的笑了一下,“没什么。”

“这是传音口令。”华山耳旁突然收到武当的传音,“以后摔伤不要在武当地界求救。向我呼救就好。 ”

华山猛地抬头却只看到了武当翩然离去的背影,像是一只远在天边的仙鹤,近在眼前却又遥不可及。

“他和你说什么了?”他师姐凑过来。

“嗯,没什么。”华山低下头,把手狠狠地攥着心口。

“我回去练功了。”说罢运起轻功便是丢下他那个师姐跑了。

后来,他就再没有去过金顶,他大抵还是知道武当依旧在那金顶之巅修炼,只是再没有去过,安心待在华山顶修炼自己的,就连话都渐渐变少了,用他那师姐的话来说“越来越像个武当冰块了。”他只是耸肩:“变强有什么不好。”

他那师姐眼神微动,开玩笑道,像是有了心上人似的。

是啊。
早就有了。

他再遇见武当是在下山历练的途中。武当还是那身鹤袍,背上背的剑匣倒是比上一次见得更亮些,但也不夸张,淡雅,很好看。

武当倒是一时间没认出他来,但在看到华山入了战区,将那剑阵扩大了些正好能围住他自己和华山。

华山却是一剑上挑,将偷袭来的敌方打向远处,丢进武当布下的阵里。又瞬间跃出武当的剑阵之外,还冲着武当笑了一下。

武当这才想起来这就是那个很久之前在金顶摔成残废的华山。

武当一记鹤亮翅终于解决了战斗,同队的云梦和暗香都愣愣地看着突然入队的华山:“武当,你还认识华山的?”

“嗯,旧相识了。”武当点点头,嘴角带着点笑意,但是眉眼却是平平地看不出喜怒,华山知道武当并不是很开心。

是因为遇到他么?

华山低下头却看到那袖袍下正滴着血,量虽不大,但在那只有黑白的袍子上却足够触目惊心。

“武当?”华山传音过去。

“何事?”

“你的伤。”

武当转过头来看着他,却是没用传音:“没事。”

华山这才看清了武当的脸,比上次见清瘦了不少,嘴唇还有些发白,一双眼睛依然和琉璃一样,看似透澈却深不见底。

华山却不由分说牵住了武当的手,喊住即将离去的云梦:“云梦姑娘等一下。”

“无碍。”武当想将手抽回去却不料华山的手劲大的吓人,倒是扯到了伤口,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

华山盯着那伤口,这才想到在自己冲出武当护住他和自己的剑阵的同时也是入了武当的杀阵,但自己毫发无伤……

“这不是武当你们派的剑伤么?”云梦头一歪,施了个止血的法术,“这还得等你回去之后把这剑气逼出来,还好不是华山的剑伤,不然就是你也有的受了。”

武当叹了一口气,抱拳道:“多谢了。”

云梦摆摆手,看了一眼华山倒也不多嘴和暗香一起走了。

眼下只剩下武当和华山了。

“对……”

“替我护法。”武当直接盘腿坐了下来,这剑气虽是他自己的,但多少还是带着些杀气,搅着气血终究是对身体不好,本来是要瞒到华山离开的,只是这小子的眼镜竟这么尖。所以就干脆就地解决了算。

而华山却只是愣愣地看着武当。他就这么信任他?

实际这荒郊野岭也没什么危险的东西,与其说华山是在帮武当护法还不如说只是盯着许久未见的心上人看,恨不得就用自己的一双眼睛记下武当的全身的好来,可偏偏武当的好就是多得他怎么记也记不完。

过了一会儿,武当睁开眼,双唇泛上些血色,微微抿了一下,一双眼睛向华山看来:“小友在看什么,这么出神?”

华山趁武当还没有站起来往他对面一坐:“道长我问一个问题,你可不许说谎。”

武当眼睛一弯,全是笑意:“你说。”

“武当派的道士都同你一样好看吗?”华山问得一字一句,显出些一本正经的有趣来。

武当站起身,顺手又把华山牵起来:“在你眼里,应当是没有吧。”

华山一愣,竟被拉的一个踉跄,过了一会才磕磕巴巴道:“道长,我想去一趟你们武当的金顶。”

武当回头琉璃似的眸子笑意不减,只觉好笑:“你去不去,怎样去难道还受我的限制不成?你们华山天不怕地不怕,成天被催债却依旧冷静不还的不动如山呢?”

那语气轻佻不似多年前那一本正经的语气,竟比多年前更添了几分人气。

“我要你陪我去,我要同你说句话。”华山咬咬牙,成败在此一举。

武当轻松地跃上金顶,看着华山竟也轻松地上来了,笑道:“轻功比当年倒是好了不少。”

“道长还记得以前的事么。”

“自然。”武当觉得这一辈子清心寡欲中多出唯一的亮色便是这华山明朗的蓝色,在他只知道练功,只为了不辜负师傅师尊的期望的时候,他看到一个华山弟子成天有事没事就去跳这金顶,笨拙得紧,却锲而不舍,摔伤了也不喊叫只是一个人默默地疗伤。问了师兄才知道这就是那个华山挺了不起的小弟子,还伤了他不少师兄。

他怎么忘的掉。

“道长。”华山咽咽口水,“鹤归孤山,你归我,可好?”

武当惊讶了一瞬,但很快笑道:“叶落归根,你归我又如何?”

此时华山才觉得当年那只从金顶飞下来的白鹤,携着清风,带着日月,终于飞到了他的身边。

“好。”华山答道。

END.

评论(3)
热度(87)

© 知兹远渡 | Powered by LOFTER